1. 武术气功网首页
  2. 丹道内丹

丹道筑基功第四节自发声与自发功

丹道之筑基功,亦辅以咒语作配合练功之用。有些密宗咒语,如“吭”、“噢姆”、“嗡呵吽”、“六字大明咒”、“哲里、主里、准提、萨波诃”、“金刚上师咒”、“大悲咒”等,亦为丹家所采用。

在茫茫的宇宙中,只有道是绝对的和永恒的,其他事物包括宇宙本身,都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因之都处在旋生旋灭、方生方死的运动之中。万物由道化生开始其生命运动,而运动也必然会发出声音,于是万物必有其“第一动”,也必有其“第一声”。宇宙“大爆炸”显然是整个宇宙的“第一声”,也是其“第一动”。由宇宙之“第一动”,至今宇宙中仍存在“天体之运行”,成为世间生命运动的根基;由宇宙的“第一声”,至今宇宙中仍存在“星球的和声”,道学谓之“天籁”,又称“大音”、“元音”。人之出生也是一样,妇产医院的医生将刚出生的婴儿倒提起来拍打屁股,于是婴儿挣扎啼哭,这便是人生的“第一动”和“第一声”,在丹道研究中具有特殊的意义。除此之外,宇宙中还有所谓“神灵的声音”,称之为来自灵界的“秘音”,模仿这种声音便可和灵界交通,这就是丹道中的“咒语”。老子《道德经》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41章)“凡物或行或随,或歔或吹。”(29章)天体运行之星球的和声为大音,为天籁,由“天籁”为根基又生出“吹万不同”、“音声众殊”的“人籁”和“地籁”。宇宙和人的生命无疑有着一种最基本的节律,“天籁”也有着一种最根本的频率和振波。当人的“秘音”上达天籁,调和宇宙中的灵气,必能和宇宙的根本频率相谐调,从而使人体进入“共振态”,并使咒语产生天人感应的力量。

丹道筑基功

道教修炼本有一种“啸法”,据称西王母善啸,传广成子、风后、啸父等。《诗经》中有“其啸也歌”(《江有汜》)之类,为宣泄情感的“歌啸”。古人以为“蹙口出声,以舒愤懑之气”,盖以不振动声带,以口腔共鸣的发声方式,故亦号为吹啸。除歌啸之外,尚有“气啸”,为古代丹家炼气之术。《楚辞》中有“招魂”一篇,亦用啸法,是为先秦流行于社会之巫术,王逸注谓“啸者阴也,呼者阳也,阳主魄,阴主魂,故必啸呼以感之。”由于啸法多用不振动声带的清辅音,故又称嘘法,后汉至六朝之方士赵炳、徐登、刘根、栾巴等所行嘘水禁咒之术,即啸法之一种。唐永泰中(765—766年)孙广著《啸旨》一书,为啸法之专门著述。书中云:“夫气激于喉中而浊谓之言,激于舌而清谓之啸。言之浊可以通人事,达性情;啸之清可以感鬼神,致不死。盖出其言善,千里应之;出其啸善,万灵受职,斯古之学道者哉!”至于六朝名士如嵇康、孙登、阮籍、王羲之、庾亮、谢灵运、桓玄等仰天长啸,如高柳蝉鸣,竟成一时代风尚。其啸法所表现者,如胡马长嘶、鸿雁群鸣、猛虎啸谷、龙吟腾云、清飙振木等,皆是一种忘我状态的气啸,其声音多为自然现象之模拟,则其元音、辅音并用矣。这类啸法,如现代气功师之“喊山”,庶几承其遗意。实际上,自唐而后啸法渐失传,而道教符咒之术,则继之未绝。

丹道之筑基功,亦辅以咒语作配合练功之用。有些密宗咒语,如“吭”、“噢姆”、“嗡呵吽”、“六字大明咒”、“哲里、主里、准提、萨波诃”、“金刚上师咒”、“大悲咒”等,亦为丹家所采用。其中“嗡呵吽”用于之采日月精华、采日光等功法中,历代相传。还有丹家自己沿用的一批咒语,无梵语发音,如“天灵至荣,愿得长生;五龙君侯,愿得安宁”,为入静时诵习。其中最常用的,是背诵《心经》和《白衣观音大士神咒》。《白衣观音大士神咒》为丹家秘传,和佛教寺庙中所赠善书中文字有所不同。第一句诵三遍,共分六段,合计160字,颇有节奏感,朗朗上口。(注:丹家秘传《白衣观音大士神咒》全文如下:“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白衣观世音菩萨。(三称)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南无观世音菩萨摩诃萨。观音大士,誓愿宏深,寻声救苦,必生感应。有人念得观世音,灭罪消愆增福寿。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念念从心起,念佛不离身。天罗神,地罗神,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这些咒语应由丹师在授功时解说其应用方法,咒语本身的文字意义未可深究,只要能使学者在练功时保持一种良性意念就足够了。

丹道修炼是一种彻底揭开人的生理和心理奥秘的人体工程,每个人生理上多年隐藏的病患、外伤、宿疾,都会重新被发现;每个人心理上深埋的隐私、欲望、痛苦、创伤,也会被激发和暴露出来。有的修道者在练功时出现身体异动,或大哭大叫,或颤抖跳跃,或口出异语,都是不足怪的,关键是将其引导成良性状态,不要走火入魔造成自我伤害或危害社会。丹道修炼出现自发声或自发动,能够用意念适当调控,一般说应该是良性反应,有利于疏畅心灵和气血。现代西方精神分析疗法和催眠术进步很快,丹师可以用之为调理学道者的身心状态,辅助丹道筑基。必须指出,现代精神分析学,包括瑞士西尔维奥·方迪的微精神分析学,所揭示的仍旧是人类心灵的潜意识层次,仍属无始以来的“轮回种子”,脱不开随生带来的“业力”和“习气”,因之做精神分析成功的人并非明心见性,尚达不到佛道的究竟境界。然而,丹道修炼也是一个“净化潜意识”的过程,因之精神分析可作丹道筑基之用。

余在广州期间,先师无忧子曾论及自发声和自发功可使修炼效果事半功倍。此功法练习不应在室内,须到附近的越秀公园僻静处学之,自发声的要诀是运气至头部上额印堂处震动发音;而其自发功姿势虽简单,但披发跣足,全身松软,动作极慢,视身边的空气如水流,体验那种如在水中的感觉,动而不动,不动而动。先师时年九旬有余,面带微笑,此功行来很觉神秘。当年中山大学仅有两个游泳池,而校园北门口的珠江无大污染尚可游泳。广州那时正流行一种“五禽戏”自发功,通过站立诱导可激发出五禽戏的动作,给我启发很大,认为自发五禽戏才是真正的五禽戏。后来我在游泳时全身放松体验到自发功的忘我状态,竟自创一种游泳方法,甚有效果。我自幼不善音律,不理解何以在印堂部能发声,后来台湾某大学休闲系的音乐家吕阳明先生来大陆访学,他在发声时竟能使眉间印堂震动,方知先师所传不虚。我近年特意招收懂音乐的学生入学,希望探明自发声的规律,将这一丹道文化遗产发掘出来。2006年1月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曾广骅教授的《大成拳——科学站桩功》一书,我为之写了《序言》。曾广骅教授曾得王芗斋亲授站桩养生功,老年回美国后又获纽约皇后学院运动生理学硕士和辛辛那提联合大学健康科学博士,此书是一本真正以现代科学理论破解站桩功之秘的科学著作。他在修习站桩功时发生了腿部肌肉抖动的自发功现象,并声称“百练不如一站,百站不如一抖”。我对这种由双膝左右颤抖、双腿上下抖动、腰及脊椎带动肩背和头颈一起抖动等自发功也深有体验,一般随意念控制在收功前练习,效果甚佳。总之,自发声和自发功中还有些奥秘没有揭出,也没创造出一种最佳功法用以推广,因之它们目前尚是有待深入研究的课题。

文章内容转载于互联网,作者:胡孚琛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武术气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7g.com/fdd/13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