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粘走要义

粘走为拳术之大略,非唯太极拳而然。盖善走者,无形无相,可立乎不败;善粘者,如影如形,可制人于不觉。《孙子兵法》云:“先为不可胜,后为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人。

王宗岳《太极拳论》云:“人刚我柔谓之走,人背我顺谓之粘。”粘走为拳术之大略,非唯太极拳而然。盖善走者,无形无相,可立乎不败;善粘者,如影如形,可制人于不觉。《孙子兵法》云:“先为不可胜,后为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人。”拳术之理亦然。己之不可胜者,走化也,人刚我柔,神圆机活,罡气四罩,触之皆走,粘之皆化;人之可胜者,粘黏也,人背我顺,我乘其势,因利制敌,应乎自然。
粘走者,阴阳也。《太极拳经》云:“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阳不离阴,阴不离阳;阴阳相济,方为懂劲。”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未判而不离乎阴阳,名为太极。粘中有走,走中有粘,其形日拳,故名太极拳。

太极拳粘走要义

粘走之要在乎知己知彼,《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人之阴阳开合虚实刚柔,皆了然于吾胸,故能权衡先机,粘走自如。己则木讷虚无,动静无兆,似太虚无形无相,人不知所以然。《太极拳经》云:“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此诚非虚言。

粘走者,有形粘,有势粘,有气粘,有神粘。其要在乎顺、空。己顺而不逆,故能走化、能制人;彼空而不实,故制于人。临敌对阵,顺其劲、顺其势、顺其意、顺其心,故能空其劲、空其势、空其意、空其心。

形粘者,如太极拳推手之法,世多知之。二人互搭其手,彼进我走,彼走我粘,循环无端,有拥、捋、挤、按、采、挒、肘、靠八法,与进、退、顾、盼、定五步,合称太极十三势。初时定步,后则活步,最后法无定则,八法五步亦出乎无形,舍己从人,随屈就伸,无过不及。先贤论之详矣,然其中之妙,非亲自实践不能得也。练至精熟,知己知彼,全体透空,圆滑无碍,神气混融,任彼动静刚柔无限心机,己自能立乎不败。周身上下,俱能发化。内外上下六合,心未动之时无思无虑,人不能识我深浅;心一动而意气形力俱到,而功成矣。

粘手摸劲之法,非太极拳如此。形意拳谱云:“惟粘劲诀,内劲要充,外功必实。发手劲吐,不外乎内劲,不外乎粘劲,不外乎内劲中之粘劲,有粘劲必须有懂劲,能懂敌之来劲,自然能得之真劲,真劲中可能使出按劲,又能使出吐劲,粘按吐三劲乃内劲深而内劲灵矣。”世之习艺者,得其中三昧者,得之心而会乎手,可通乎拳术至理。

形粘者,以手粘人:势粘者,以身粘人。以形粘者,搭手探人虚实,其要不离乎手。势粘者,以身势粘人。其要不离乎身。散手对敌之法。

散手粘走,进退为先。临阵对敌,胜负不过半步。让随之法,如影随形,不接手而知敌意。让者,避其击点而走之。视有却无,近我则愈长矣。逼者,过其守点而击之,视无却有,退我则越促矣。彼势圆劲周,己则闪展走化,不与强争,彼不能奈我何。待人背我顺,己顺乘其势,直击其虚,无不胜者。

世之习艺,精乎推手粘化者如恒河之沙,通技击者寥寥。多有推手无敌,而临阵却手足无措、失魂落魄者,此不知以身粘人、以势乘人之法。行拳走架,是知己法:若要无敌,须练知人法。

知人之法,或单练,或对练。单练者,如心意之法:对练者,如形意之五行对练、安身炮对练、太极之闪电粘等等。其要在乎三前俱明、三节俱知、四梢俱全、五行俱闭,习练日深,可知进退存亡之节,闪展腾挪,让随自如。其中奥义,有得之心难寓之于口之妙。

散手临敌。初时审敌任势,以拳对拳;功夫日深,不招不架,只是一下,拳无其拳,意无其意,内外不觉,人已飞跌。势粘日久,技臻神化,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尾。临阵用武。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邰,导大窾,因其固然。顺势借力,蹈虚乘隙,凭空一击,方为最妙。

孙禄堂先生《太极拳学》云:“得其(指太极拳)要道。可以与形意拳、八卦拳并行不悖矣。并行不悖,合三家并用。能丢而不丢,顶而不顶矣。”可谓得其中三昧。以势法粘人,形虽有丢顶,然其势连随不断,故日丢而不丢、顶而不顶。

推手粘人,在乎内外六合,心一动,劲发而功成。以身势粘人。在乎身法。心一动,意到身到劲到。心到身不到,身到劲不到,俱不能制人。以势粘人者,可知人进退起伏之势、动静开合之机。

以气粘人者,非唯如此,形虽不相接,亦能知人劲力之阴阳虚实刚柔,与推手听劲之功同。周身罡气四罩。人甫触其气,如推手人触其手,彼之劲力可为我知,可为我走化,彼之劲、形、势可为我之罡气所粘。言罡气者,无形无相无质,以气名之,假借也,触之皆走,粘之皆化,附于周身,无时不有,故强名日气。先贤云:“能凌空知人劲力,能凌空发得人;不能凌空知人劲力,不能凌空发人。”能以气粘人,能身形不动,隔空制人。

以气粘走,其要在乎养其一气,此一气至虚至无,直养无害,迨养气功深,通贯内外,出入有无,至大至刚。无处不有,无时不然,用广体微,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先贤云:固灵根而静心,谓之修道。养灵根而动心,谓之武艺。葛洪《抱朴子内篇·至理》云:“入山林多溪毒蝮蛇之地,凡人暂经过,无不中伤,而善禁者以炁禁之,能辟方数十里上,伴侣皆使无为害者。又能禁虎豹及蛇蜂,皆悉令伏不能起。”皆罡气之效验也。炁者,先天虚无一气也。

以气粘人之法,李瑞东先生所传太极功,有奇门八法拳者,属江南派太极拳,为太极拳刚架子。其拳极重实战,出手刚猛迅烈,分文武二架:文架讲究亦以粘、黏、连、随为法,与别派太极拳同;武架讲究离、粘、随,其中离、粘之法,离能破粘,粘能破离,互为阴阳,粘离自如方为懂劲。其离法讲究隔距粘人,以身行粘住对手而不假于四肢。以神听劲,此乃太极拳之上乘拳法,功至上乘D-y:~V假于四肢,凌空发人,与此理同也。又有狄龙派太极拳,亦属江南派太极拳,世传其祖培元尘先生能以罡气罩身,浮行于水面,神乎其神。此两派太极,惜笔者与其传人未有交流,其中精微奥妙之处,定有不限于此者,笔者鄙陋,唯有仰止而已。

若要以气粘人。须精熟推手之功、进退粘化之能。平日走架行功,推手粘化,舍去己身,恍恍惚惚,来回有神,拳无其拳,意无其意,至乎至虚至无之境。功夫至此,自然而然,无法而法,自得其中之真义。
能见其元神,能以神粘人。非粘其劲气,粘其神也。盖我之神能通乎彼之神,无彼无我。使未习练武术之人,双手互粘如推手,粘黏连随,无不如意,若双手互搏,往来开合,亦无不如意,纵能手不能过也。何也,其神为一,故其形不伤。拳术粘神之术亦如此也。

粘神之能在乎能知他心,我之心空如明镜,彼心善恶、美丑、怒喜,皆能烛照之。我一无所能,唯顺其势而动,而彼自为我制。

粘神之法,心意亦有此说,谓之神打。其拳谱云:“截手者,彼先动而截之也。截身者,彼未动而截也。截面者,彼面露其色而截之也。截心者,彼眉眼笑,言甘意恭,我防其有心而迎机截之也。”盖截梢不如截根,截身不如截心。至心意空明,耀如明镜,彼心似动未动,我即可截之。

《内功经·神运经》云:“言神运之式击敌有用形、用气、用神之迟速,被攻有仆也、怯也、索也之浅深。以形击形,身到后而乃胜:以气击气,手方动而可畏:以神击神,身未动而得人。形受形攻,形伤而仆于地:气受气攻,气伤而怯于心:神受神攻,神伤而索于胆。”亦太极拳身势粘化,以气粘化,以神粘化之功。《太极秘术》亦有此说,拳术之理相通也。

拳术之耍,粘走为先。有为之极,至乎无法,取法自然,通神达化。

文章内容转载于互联网,原文作者:刘郁华  文章版权归属于原文作者。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武术气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7g.com/fctws/wstjq/28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