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武术气功网首页
  2. 中国武术

易筋经杂论九章

易筋经杂论,从小说家言和近代人文分析易筋经出处。

文章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原文出处《书屋》 2018年3期  作者:王永胜


金庸先生在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第一次写到《易筋经》,是在阿朱和萧峰的一次谈话之中。阿朱说,慕容博和慕容复论谈天下武功,她在边上斟茶,所以听到了几句。当时,慕容博说,少林七十二绝技,自然各有精妙之处,但克敌制胜,只需一门绝技便已足够,用不着七十二绝技。

萧峰插话道:“慕容前辈所论甚是。”萧峰降龙十八掌至刚至阳,鬼神不惧,少室山一役,以一对三,与丁春秋、慕容复、游坦之打成平手,真乃江湖一大快事。萧峰对慕容博这句“只需一门绝技便已足够”深有同感。

慕容复道:“王家舅母和表妹就爱自夸多识天下武功,可是博而不精,有何用处?”“博而不精”是慕容复武学的最大破绽,从他自己口中说出,言下之意,自己绝没有这个问题。

所谓知子莫若父,慕容博接着慕容复的话说道:“说到这个‘精’字,却又谈何容易?其实少林派真正的绝学,乃是一部《易筋经》,只要将这部经书练通了,什么平庸至极的武功,到了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里说,《易筋经》是达摩老祖所创。
阿朱后来从少林寺菩提院中偷出《易筋经》,原本是想在慕容博老爷坟墓前焚化,偿他老人家一番心愿(慕容博也没能见到《易筋经》),现在她和萧峰相恋,自然就把《易筋经》送给了萧峰。

萧峰打开一看,暗叫:“不好!”原来是用梵文所写,他看不懂,就留在了身边,并不在意。最后,这本武学秘籍才被游坦之所得。
聚賢庄少庄主游坦之(后来化名为庄聚贤)是一个悲剧可怜的角色。萧峰聚贤庄一战,游坦之的父亲游驹被他夺去圆盾后自杀身亡,游坦之踏上漫漫复仇之路。游坦之机缘巧合,修炼《易筋经》,偶然机会又练成了冰蚕毒掌,成为一名武林高手。游坦之最后跳崖身亡。游坦之,一点都不“平坦”。
在传统中国人潜意识里,“神器(技)”都散发着不祥之气。

金庸先生所写的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常常有其历史背景,可是在此处——达摩老祖创“易筋经”——容我说一句实话,金庸大侠是“以讹传讹”了。

留存在世的几个版本《易筋经》秘籍,都有一篇唐代名将李靖写的序言,叙说《易筋经》来历,说是达摩在少林时传于门人,从此开始流传在世。台湾学者龚鹏程先生说,这也是少林武术出于达摩的最早说法。

这篇署名李靖、漏洞百出的序言绝非他亲笔所作,无疑是后人托名。这在武术史领域已是定论。在这一篇序言中,还提到徐洪客于海上遇圣僧,习得《易筋经》,徐洪客授予虬髯客,虬髯客再授予李靖。虬髯客是唐宋传奇中的虚构人物,这条师承脉络,更是荒诞不经。

据已故的武术史专家唐豪先生考证,托名李靖所写的这篇序言中,达摩与门人询答之语,“脱换”自《景德传灯录》,连口吻都相似。

据《景德传灯录》记载,达摩在少林寺面壁九年,预返天竺,让门人“各言所得”。几位门人如此如此说,达摩分别说,汝得吾皮,汝得吾肉,汝得吾骨,汝得吾髓。得达摩精髓的,正是后来的禅宗二祖慧可,达摩就传衣钵和四卷《楞伽经》给慧可。

托名李靖所写的《易筋经》序言,起首也是说达摩面壁于少林寺,一日让门人“各言所知”,“众乃各陈进修”,达摩曰:“某得吾皮,某得吾肉,某得吾骨,唯有慧可得吾髓”——到此,《易筋经》序文几乎就是照抄《景德传灯录》。

《易筋经》这篇序文继续说道,达摩只履西归,面壁处石碑被风雨所坏,寺僧修葺时,得一铁函,无封锁,有合缝,百计不能开。一僧人悟曰,必是胶漆所固,可用火烧。寺僧遂烧胶漆开铁函,得二经,一曰《易筋经》,一曰《洗髓经》。相比《景德传灯录》里达摩授慧可衣钵和《楞伽经》的磊落坦然,此处的达摩授《洗髓经》和《易筋经》,显得太那个了。

唐豪先生认为,“易筋”、“洗髓”脱换自《景德传灯录》里“皮肉骨髓”之说,真是真知灼见。实际上,少林武术之盛始于明朝。少林武术的发端在实际层面与达摩无关。武学秘籍《易筋经》也就当然非达摩所创。其实,还有一个有趣的证据,《旧唐书》和《景德传灯录》都说达摩遇毒而卒。达摩,极有可能并不懂武。

龚鹏程先生在他的《武艺丛谈》里说,从明天启到清道光之间,一直只有《易筋经》手抄本流传,道光三年开始才兼有印本和抄本。

唐豪先生藏有三个版本《易筋经》:道光三年隐斋版、光绪甲午善成堂版和光绪戊戌金陵仝记版。前两个版本有李靖序,两序内容相同,就是上文所说的达摩传《易筋经》在少林;后一个版本,只有图说而无序跋。如果龚鹏程先生所言无误,那么唐豪先生所藏的《易筋经》道光三年隐斋版,就是中国最早的《易筋经》印本。
我藏有另一版本的《易筋经》,名为《全图易筋经》,是2005年名为李真的人根据大文堂藏宣统三年版本重新整理标点,影印于温州妙果寺。妙果寺系东瓯著名古刹。这本署名为达摩书的奇书影印于妙果寺,也可谓名正言顺乎?

我这本薄薄的《全图易筋经》,署名达摩,高要梁士贤子瑜辑并作序。不知这梁士贤是何许人也,序文只有短短几十字,只一句说“易筋经”由达摩所创,其余事皆不书。也许,到了宣统年间,“易筋经”是否真是由达摩所创,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这并不奇怪。许多标榜出自少林的高深功夫,最初并非出自少林。

现在名震武林的少林棍法,也并非出自少林。明朝嘉靖年间,名将俞大猷路过少林寺,看完少林僧人演示的少林棍法之后很是失望,发现“传久而讹,真诀皆失矣”。他就从少林寺中带走两名少勇僧人,一曰宗擎,一曰普从,一起南征北战。三年之间,俞大猷对两名僧人“谆谆示之”,两名僧人“皆得其真诀”。两名僧人回到少林寺之后,再把俞大猷所习的棍法传入少林寺。俞大猷所习的“荆楚长剑”,就自然而然融入少林而形成了少林棍法。

俞大猷传棍入少林数十年之后的万历年间,有一名唤程冲斗的人述其所学,自称出自“少林嫡传”。程冲斗师为少林寺僧洪转,洪转师为洪纪。另据吴殳《手臂录》记载,洪纪师为刘德长。据程冲斗所说,刘德长是云游四方,所学也是来自民间。

shaolin-1076523__340

少林棍术和《易筋经》,两者流传时间和轨迹都极其相似,都是来自明清之际的民间。按照少林传说,少林棍法源自紧那罗王,《易筋经》来自达摩。同样的,来自民间的《易筋经》和少林棍法一样,现在已经传入少林,成为少林不传秘籍。我看过一部由央视拍摄制作的《功夫少林》纪录片,纪录片里说,“一千五百年来,少林寺一直是中国人的功夫传奇,《易筋经》这门武术绝学在少林寺传承了千百年”,现在少林寺里研习此绝学的武僧对此深信不疑。

据我所知,我所看到过的各种版本的《易筋经》练法,都没有双手合十童子拜佛的这个少林功夫中常见的标志性动作,这也是《易筋经》并非出于少林的最直接证据。

当然,我说《易筋经》和少林棍法并非出自少林,丝毫不会有损少林名声,正如取海水一瓢,不损大海之宽广。少林,正如大海处下,百川汇流,蔚为大观,让人望洋兴叹。

需要指出的是,《易筋经》秘籍开始流传江湖的明清之际,正是少林武术盛名之时,也是内家拳发端、盛名、席卷武林之时,三者在时间上是重合的。

一个基本的事实:《易筋经》应该是明清时期由民间内家高手所创,顺势托名为“少林秘籍”。这个说法应该不会错。

温州,东南边陲,以能挣钱知名。而少为外人所知的是,温州也是武术重镇,民间习武风气兴盛。如果说,中国武术可以分为内、外家的话,那么内、外两家在温州都广泛流传。

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撰文的《王征南墓志铭》,开头部分说:“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少林为外家,盖起于宋之张三峰。三峰为武当丹士,徽宗召之,道梗不得进。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

这是“内家”两字较早出现的一份文献资料。

黄宗羲认为,内家拳的特点就是“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也就是‘后发制人’)”。黄宗羲在《王征南墓志铭》明确提到“温州陈州同,从王宗受之,以此教其乡人,由是流传于温州”,这句话证明了内家拳在温州的传承已有数百年历史。
瞿炜师对内、外家有自己的看法。他说,一般说来,练筋骨皮,练成铜头铁臂的,以主动进攻为特点的,属于外家;练习五脏六腑,注重呼吸,以防守反击为主要技术特点的,属于内家。以形意拳论,就非常明显。形意讲究“五行要顺”,劈、崩、炮、钻、横五拳,与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应,又与心、肝、脾、肺、肾相应。形意横拳为水,横拳“走肾”,非谓横拳练不到肾之外的心、肝、脾、肺,而是指练习时的主次之分。

瞿炜师认为,內、外家的区分并无孰优孰劣之评,只是修炼理念的不同,因此,真正的武者理应内外兼修,方能有成。说到《易筋经》,正是属于内外兼修的心法。《易筋经》后来在由陈州同开创的温州这块宝地上流传,也可谓渊源有自吧。

演习《易筋经》的近现代温州人,据我所知,名见经传的就有两位:郑曼青和赵闻起。

郑曼青何许人也?郑曼青擅诗、书、画、拳、医,被赞为“一代奇才”、“五绝老人”、“永嘉五绝”。他创郑子太极拳,1949年去台,是宋美龄的绘画老师。

郑曼青少时有软脚风痛病,习《易筋经》而愈,又曾患肺病,吐血咳嗽不已,习太极拳而愈。同练《易筋经》和太极拳,当然非常奇妙,如郑曼青所言非虚,这需要旷日持久的练习,可见郑曼青的执着与耐性。

抗战时期,郑曼青在重庆应英国大使之邀当众表演武术。郑曼青伸臂舒掌,请大家用力猛斫,英国大力者安君和蒲君轮流上前斫郑曼青手臂数十下,郑曼青好像一点事也没有,蒲君能中国话,叹曰:君之臂是铁否?蒲君不会知道,郑曼青一双铁臂,正是通过长年研习《易筋经》得来的。

1965年,郑曼青赴美,客居纽约,创办太极拳学社,广授生徒,据说直接间接从学研习者不下数万人。就这样,郑曼青也把《易筋经》这门绝技流传海外。

赵闻起何许人也?据他自己在《外丹功真解》序言所说:“少年慕道,及长从军,官校炮科毕业,及至奉任蒋公侍从组长,随扈遍游名山大川,暗中救人绝处逢生九命。”他是蒋介石身边身怀绝技的“大内高手”。竟然有两位精通《易筋经》的温州人出入蒋府,想想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易筋经》该如何研习?

金庸在《天龙八部》第二十九回,提到《易筋经》的具体练法:“这《易筋经》实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宝典,只是修习的秘诀甚为不易,须得勘破‘我相、人相’,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但修习此上乘武学之僧侣,必定勇猛精进,以期有成,哪一个不想尽快从修习中得到好处?要‘心无所住’,当真是千难万难。少林寺过去数百年来,修习《易筋经》的高僧着实不少,但穷年累月的用功往往一无所获,于是众僧以为此《经》并无灵效。”

这纯粹是金庸先生说的一段“梦话”。你也许会说,小说家在此处虚构,有何不可?我的看法,小说的情节和背景当然可以虚构,但是具体落在人的反应和有文献记载的技艺,是不是以不虚构为佳呢?

2016年夏季,在单位十二楼办公室,瞿炜师倾囊相授十六式《易筋经》。所谓大道至简,打开门告诉你,也只是几分钟几句话而已,听完会有“原来如此”之叹。听完心法和注意事项,我可以马上开练《易筋经》。温州多台风,练习完第一篇《易筋经》,窗外风雨交加。

瞿炜师留下一句话,《易筋经》是本门精要,不可轻易对外人言。

瞿炜师习武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删繁就简,定下十六式《易筋经》。前八式为虎部,握拳,以力催劲;后八式为龙部,按掌,以气化劲。龙部以朱砂掌为根基,而心法则归于统一,抻筋拔骨,气力相生,炼精化气,神意贯通。虎部和龙部,呼吸顺序相逆,但都须气沉丹田。两式是导引收功,打通全身气息,还神力回大自然。
假以时日,从虎部转成龙部时,掌心会发烫,感觉发烫部位慢慢会扩大,最后,整个指尖也会发烫。瞿炜师说,这说明已初见功效。

用一句话概括,《易筋经》就是一门通过气息和劲路(两者相互配合)锻炼内脏,可以迅速长功力的上乘功法。

通过《易筋经》的练习,可以练成铜身铁臂和一身神力。它和现代健身是两个不同的走向。练习健身的人,肌肉会变粗大,成块状,把全身肌肉练成盔甲,只是这一身盔甲往往显得太过笨重。一身块状醒目肌肉,并非中国传统武术家所追求。中国传统武术家讲究练成“精瘦”。这也正是古本《易筋经》所说的要练成“内壮”。练成“精瘦”的武林高手,据说可以雪天单衣,而外表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习《易筋经》,有许多内功心法要讲究。这正是瞿炜师倾囊相授,拳谱又多有不传的地方。

我举两处例子。
习《易筋经》时,讲究呼吸。做每一动作时,呼吸次数为单数,最少为七次,可以偶数相加,最后还是得奇数,如可将七次增加到九次,最多是四十九次。为何是奇数,这可能本于道家学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据说古人辟谷,一天吃七颗枣子,也是单数。奇数为阳。

我手头有两个版本的《易筋经》。一本是上文所说的《全图易筋经》,另一本是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本《易筋经》十二式代表性传承人严蔚冰出版于2012年的《古本〈易筋经〉十二式》。

《全图易筋经》里每一招里都有一句:“数四十九字,每数一字加一紧。”数字,是指呼吸的次数,一紧,是指催劲。清末《全图易筋经》的作者,已是有意隐藏这两处“关隘”不说。

在严蔚冰出版于2012年的《古本〈易筋经〉十二式》里,只说握拳等肢体动作,连“数多少字”、“一紧”都不说了,不明其中道理的人,就当广播操练吧。

拳谱是一代代越说越少。不说的部分,正是由师傅向入室弟子口传心授。

正如陆游所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当我研习一段时日《易筋经》之后,再回看历代《易筋经》版本,层层迷雾才拨开,最终云开见日,豁然开朗。

中国武术诸多门派,“托名”现象非常常见,如形意拳托名岳飞所创,武林中人当然知道,岳飞创下形意拳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托名”并非就是“没有东西”,形意拳脱枪为拳,崩拳、炮拳、横拳等几个主要拳法,就是模仿枪法,两者有一定的逻辑联系——这有点类似在神话中解读出先民历史信息的味道。正如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里所说(这部电影考证还是比较严谨):“形意拳封岳飞为祖师。”这个“封”字,就非常懂行。

如前所说,《易筋经》是明清时期由民间内家高手所创,又顺势托名为“少林秘籍”。从时间顺序上说,是先有一套功法,再编造达摩创《易筋经》这个故事。同样的,“托名”并非是“没有东西”,《易筋经》叙述故事中,也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而这些故意被层层包裹的“蛛丝马迹”都是极其珍贵的武学信息。

我在研习《易筋经》时,感觉到道家的气息。其实,《古本易筋经》序托名李靖,在民间传说中,李靖本身就是一名道家人物。这正是《易筋经》文献留给我们的一个暗语。

托名李靖所写的那篇序言里还写道:“圣僧曰:‘此佛祖妙印之先基也。然此经文意渊深,皆通凡达圣之事,非一时可以指陈精意。’乃止僧住于山,教以进修法:至百日而身极固,再百日而身充周,又百日而身如金石。”

最后,我们还需要把《易筋经》放在整个武术修行序列里来考察。
桩功,分为动功和静功,《易筋经》正是属于动功的一种。一个合格的武者除了動功之外,还要练习各种桩法的“静功”。练成动静功,就像一个人练好了里子,穿上了打底的衣服,这是“知己”了。“知己”之后,还要练习拆招,练习单把,对练,这是“知彼”,是外衣。就像你不能只穿一件打底的衣服出门,还要套一件外衣,才达到合格的出门标准。

再往细里说,就算你单练《易筋经》,学成“身如金石”,还需要加上排打、抖杆等基本功的配套练习,以达到内家所说的“整劲”。真实的习武之路,是一条漫长的综合体验的修行之路,不会如武侠小说里所说,只要练成一门绝世武功,就可以独步武林。

现在,我们再回到本文开头部分,慕容博说,“只要将这部经书练通了,什么平庸至极的武功,到了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这句话其实说得太夸张了。游坦之练《易筋经》,看似独步武林,但是拳脚功夫不行,不能知己知彼,所以终难成绝顶高手。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武术气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7g.com/fctws/9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