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武术气功网首页
  2. 中国武术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

太极推手与太极拳套路是体与用的关系,互相补充,相得益彰。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

习练拳架,系一人虚疑其劲之如何,究属渺茫。故进一步练推手,即实现其掤、捋、挤、按、采、捌、肘、靠之用法。换言之,以循环的攻避方法,来试用太极拳打人避人手段是也。其中最难者,即听、化、拿、发此四字功夫。所谓听者,即以我之手腕身躯与对方接触时,刹那间知其动作变化,谓之听;同时避其攻击,谓之化;同时定其作用,谓之拿;同时攻其弱点,谓之发。详言之分此四段,而实在是一刹那间为之。故此四字功夫甚难甚难,虽毕生研究亦无止境。其总决在一圆圈,其化也发也避也攻也无不以圆圈为之,所谓太极者在此,所谓妙用者亦在此。(采捌肘靠同。)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二

以余个人之揣拟,初练习推手者于掤、捋、挤、按中,先以两人合作五个大圆圈来试演之。基本方法:平面圆圈、直立圆圈、斜形圆圈、前后圆圈、自转圆圈。先以此法习演纯熟,以后可以变化各种圆圈而妙用之。但此五圈非面授不可,笔墨之间难以尽其动作。初试圆圈大而笨,继则小而活,再则其圈不在外而在内,有圈之意无圈之形,一刹那间而妙用发矣。到此地步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莫知其妙而妙自生,非有长久刻苦功夫不能到也。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三

推手为太极拳实验之方法,已如前言之,此外需注意者有三。第一,不可存争胜负之心。彼此既为同道,自有相互切磋之谊,动作稍有进退挫折,并无胜负荣辱之可言,何可在此计较而生妒嫉之念?第二,不可存赌力之心。太极之妙是在巧,非在蛮力。谱上云:“察四两拨千斤,显非力胜。”若使蛮力,是非太极拳研究之道矣。第三,不可存作弄之心。凡属同道,皆当互爱互助。彼高于我者,应谦恭而请教之;彼不如我者,当诚恳而指导之。语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勿以其力弱可欺而出我之风矣,似非同道者所可有也。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四

两人一交手,即须研究手、眼、身、法、步五项,并练掌、拳、肘、腕、肩、腰、胯、膝、脚各劲,及掤、捋、挤、按、采、掤、肘、靠、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等十三势,方始为推手之目的、推手之本事。没见普通学者,不按上列诸法练习,俗语所谓磨豆腐者,虽千遍万遍有何益焉。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五

初习此者,最好选身体大小相等的人,静心细想而琢磨之,或有不对处、不领处请师详细指导之。勿惮繁劳,勿逞意气,而专心一贯研究,自有水到渠成之一日。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六

今将拳论上之听、化、拿、发等功夫,分注如下。王宗岳先师曰:“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黏。”此二语,即言我与敌接着时,敌以刚硬来扑,我以柔化之,是为化劲。借其劲使陷于背势,而我处顺势仍不与敌脱离,是为拿劲。上句是听劲中带化劲,下句是化劲中带黏劲,能使敌陷于背我处于顺,向其背处稍一发劲,则敌必如摧枯拉朽跌之。能得此机会,谓之拿。又曰:“曲中求直,蓄而后发,蓄劲如开弓,发劲如放箭,发劲须沉着松静,专注一方。”是为发劲。但以上听、化、拿、发四步功夫,须从黏字中练出来。又曰:“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应。”所谓敌来得快快应之,来得缓缓随之,但我总不得与敌脱开,是为黏劲。若手臂不黏连,脚步不跟随,如何能听、能化?更不能拿、不能发矣。其行功心解曰:“往复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此言与敌靠近时之变换身法也。曰:“极柔顺而后极坚刚,能呼吸然后能灵活。”系指内部运化功能也。再曰:“迈步如猫行,运动如抽丝。”形容其举步如猫行之轻灵稳固,运动如抽丝之不断不猛,系指外表功夫。要实验以上所云,皆离不了论中所谓“由着熟而渐悟懂劲”,非由接着与熟练不可,且如阶级的一层一级,而达到神而明之之地位也。但学者从何而懂劲?从何而接着?从何而熟练?只有从推手做起。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七

凡学习推手者,身体均不可前倾后仰。若前倾,重心偏于前方,对方用采劲,易于向前跌倒。如后仰,重心偏于后方,对方用挒劲,亦必向后跌倒。此其一也。彼此一交手,他方必有攻诱方法,我方必须保留转换变化之余地。唯身躯中正,则有余地可以左右前后回旋也。此其二也。在推手时,遇对方手腕着重,或来势猛烈,一不可两手缩紧,二不可使用蛮劲。用蛮劲全身必定僵硬犹如笨伯,其原理是为太极相反,所学方法无可使用也。至于胸中憋气,血液停滞,面色逐渐变青,实属有疑生理。身向后退,被人随势进攻,无有不败。学者于此四弊,切宜注意。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八

凡初学者,无论练拳,练推手、大捋、散手等技,一要观人练习。凡有身法好、手法纯、步法灵可为学范者,皆须一一留意而深化之。二要听人讲解。如遇前辈及同学中有心得之谈、经验之论,均宜虚心静听而领会之。三要实地锻炼。此为实际功夫,而达到实用地位。若只知锻炼不知观和听,古人所谓盲修瞎练,小则劳而无功,大则有害身心,结果所得与目的相反也。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九

推手与练拳,即已知上述,其属于本身者,即“虚”、“实”二字。四肢百骸,均要有虚实之分、刚柔之别。如进退起落无虚实,必定笨滞不能轻灵也。两足固宜分虚实,一足亦须有虚实。非但两手有虚实,一手亦须有虚实。论中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有一处虚实,处处总有一虚一实。”王宗岳先师曰:“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皆自为人制率不能制人,则双重之病未悟耳。”所谓双重者,即虚实不分。先师又曰:“双重则滞。”滞者,运用不能轻灵,便为人制。又曰:“偏重则随。”若偏重一手或偏重一足而不寓有虚实者,必随人受制。又曰:“欲避此病,须知阴阳。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所谓阴阳者,也包含虚实也、刚柔也、收放也、平和也、进退也、起落也、闪转也、腾拿也,皆在其中矣。

所谓刚柔者,与人推手时,两手相接,神气外扬,肌肉坚硬,转变扩大,发劲能动中心者,是人练械多而练拳少,其劲属于刚也;两手相接,动作绵而细,步法身法轻灵,接着如有力,打去犹无物者,是人练械少练拳多,其劲属于柔也;若能神气安舒,身稳如山,上下相随,发劲沉长而震动全身者,是人刚柔具备,其劲阴阳相济也。学者须知柔劲与刚柔并非如物理化学之专科。吾人中练习,有时属刚劲,有时偏于柔劲,唯刚柔相济为最少耳。练劈挂八极等拳者,发劲大半偏于刚劲;练八卦太极者,往往偏于柔劲。其实无论何门何拳,均需刚柔兼备、阴阳相济,方为拳艺之正宗也。

黄元秀谈太极推手十

推手动作表面上虽在手腕,而实际上拳在腰中,亦可以说手是三分,肩是一分,胸是一分,腰是五分。若肩不能松、胸不能含、腰不能活,拳仗手腕决不能化人,亦不能发人。比如在练拳架时即须注意。此外步之稳不稳系在裆劲,细言之,即胯、腿、脚三部分连续动作。换言之,能黏连否,是在上身,即手、肩、胸是也;能跟随否、稳定否,是在下身,胯、腿、脚是也。但上下运动之枢纽完全在腰。谱上云:“其病必于腰腿间求之。”腰劲一事,不但为太极拳所重视,如形意八卦均极注重,即少林门亦无不意注之也。

以上所言,系形质之谈。至于内部气之一字,先从意字起。意之所到,虽未必是气之所达,气之所达未必即血之所充,但非由此无从入手。故先以意导气、以气行血,久之意与气自能合一,气与血自能相随。其行功心解曰:“以心行气,务令沉着,以气运身,务令顺遂。”心者,意也。身者,血肉也。但运行之间,于沉着顺遂两语切宜重视,否则非流入漂浮即陷于别扭。至于沉着之法,即气沉丹田。顺遂之法,即活用腰腿。内外一致,方合其义,须用默识揣摩功夫而方能从心所欲,其细微原理稍暇再详言之。一般练拳与推手者,大半注重在上部,手法如何如何,身法如何如何,前已言之。但不知下部之关系实比上部为重要,其变化与进步须从实地试练出来。习拳人,初则高低大小不能自然,动作不能稳定;继则动作渐匀,步法稳健;再进则举止轻灵,随心所欲。至于推手经过,初则腰腿硬直,摇摆不定;再则旋进旋退,逐渐稳固;再进则心手相应,腰腿一致。

大捋、太极推手功夫分作三步。其初则原地推挽为第一步。继则活步推手(即此进彼退彼进此退之法)为第二步,其意为原地练习既熟,进而练习行动中掤捋等法,但此不过直线之行动而已。此法练熟,继而练四斜角行动法。大捋者,即练习四斜角之方法也,为第三步。练大捋之靠者,前进必须三步方为捋者成直角,若用两步必斜;至于捋者,必退两步,若用一步不能避对方之攻击。此方捋,彼方靠,彼方捋,此方靠,往复循环而演之。无论何方在捋在靠时,其架势要低,腰胯要正,方合其要领也。

推手中九节劲使用法:
掌:双按掌、单分掌、双分掌、高探马掌。
拳:搬拦捶、双峰贯耳捶、栽捶、折叠捶。
肘:单肘、双分肘、快腕肘。
腕:单分腕、双分腕。
肩:单采靠、双分靠。
胯:正胯(大捋)、侧胯(换手)。
膝:双采膝(独立金鸡)。
脚:左右分脚、独立蹬脚、穿梭套脚、穿梭衬脚等。

散手,第四步为散手,计分两种。
一、利用太极拳中各式两人对打。例如甲用双峰贯耳打乙,乙用双按破之;甲用捋打乙,乙用单靠破之。两人连续对打,如花拳之中对子,唯转变发劲不同耳。若不习之,则太极拳各式之应用不知,直等于学单人跳舞矣。

二、上列散手对打皆系预定方案,双方编练成套。第二种则不然,双方均无预定,亦无式样,各一方做准备姿势即开始攻击。或缓或急,或高或低,或圆或方,用拳用腿,各听自由。大致历来相斗方式,一为圆形方式,如甲在中心,乙游击四周。其次纵形方式,直来直往,二人中你来我往,我退你进,成一纵形决斗式。与比试,大半不外此二式。二人一交手,谓之一合。战斗合数之多少,全在平日练架。气分之长短,拳足之准否,发劲之大小,全在推手大捋之精粗。此段功夫完全实用功夫,亦可谓最后一步功夫。习此者,非常练苦练不可。初期与师傅对打,为师者常要让生徒扑击,此道中人所谓喂腿喂拳是也。为师者若不喂之,生徒无从得其三昧,是为师者最难最苦之教授。一则难得机会,既要精神充足,又要无人偷视,且须身授扑击不免痛苦。二则防生徒学成而有欺师叛道行为,或者忌其优胜于师而师自失其地位与生计。故为师者往往不肯教授,实有不得已之苦衷存矣。学拳如是,学器械亦如是。

黄元秀(1884—1954年),字文叔,辛亥革命元老,早年与黄兴、秋瑾、徐锡麟、蔡元培、章太炎等交游,为光复浙江作出过极大的贡献,民国后在浙江军政诸界享有很高的声誉。黄元秀老人学识渊博,书法自成一格。黄元秀老人1916年间,在杭州从田兆麟学习太极拳,数年后他的肺结核得以痊愈,于是极力推广中华武术。他与叶大密、孙存周(孙禄堂之子)义结金兰,亦玉成武林之雅事。1929年的杭州国术游艺会的顺利举行,黄元秀老人功不可没,并在国术游艺会之后竭力倡导建立浙江省国术馆,并担任董事一职。在接触众多国术名家的过程中,他兼收并蓄,分别向杨澄甫、杨少侯学习杨式大架太极拳、杨式小架太极拳,向剑仙李景林学习武当对手剑,并着手从事武术文献的编撰工作,其间陆续出版了《武当剑法大要》、《太极要义》、《武术丛谈》、《杨家太极拳各艺要义》等书,为武术界留下了极为宝贵的资料。新中国建国后,黄元秀老人以居士身份热中于佛教,在杭州乃至全国佛教界都享有盛誉。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武术气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7g.com/fctws/29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