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凤池易筋经心法全文

甘凤池易筋经心法全文

甘凤池易筋经心法全文:

甘凤池易筋经心法全文

一、易筋经总论

(一)

凡学者,初基有二:一日清虚,一日勇往​‍‌‍​‍‌‍‌‍​‍​‍‌‍​‍‌‍​‍​‍‌‍​‍‌​‍​‍​‍‌‍​‍​‍​‍‌‍‌‍‌‍‌‍​‍‌‍​‍​​‍​‍​‍​‍​‍​‍​‍‌‍​‍‌‍​‍‌‍‌‍‌‍​。清虚无障,勇往无懈​‍‌‍​‍‌‍‌‍​‍​‍‌‍​‍‌‍​‍​‍‌‍​‍‌​‍​‍​‍‌‍​‍​‍​‍‌‍‌‍‌‍‌‍​‍‌‍​‍​​‍​‍​‍​‍​‍​‍​‍‌‍​‍‌‍​‍‌‍‌‍‌‍​。不先辨此,进道无基​‍‌‍​‍‌‍‌‍​‍​‍‌‍​‍‌‍​‍​‍‌‍​‍‌​‍​‍​‍‌‍​‍​‍​‍‌‍‌‍‌‍‌‍​‍‌‍​‍​​‍​‍​‍​‍​‍​‍​‍‌‍​‍‌‍​‍‌‍‌‍‌‍​。

清虚谓何?洗髓是也。勇往为何?易筋是也。易者,变也;筋者,劲也。

原夫人身髓骨以外,皮肉以内,四肢百骸,无处非筋,无用非筋,无劲非筋,联络周身,通行血气,助益精神,提挈动用。试观:筋弛则痪,筋挛则痿,筋弱则懈,筋绝则亡;再观:筋壮者强,筋舒者长,筋劲者刚,筋和者康。此皆内赋也。于天,外感于病,或盛或衰,非由功,修不成诸壮;今以人功,变弱为强,变挛为长,变柔为刚,变衰为康,易之力也。

然而,功有渐次,法有内外,气有运用,行有起止,以至药物器制,节候岁年,及夫饮食起居,征验始终。务宜先辨信心,次立恒心,奋勇往心,坚精进心,如法行持,日修不懈,无不成功也。

(二)

髓骨之外,皮肉之内,以至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无处非筋,亦无处非膜。

膜较于筋,膜为稍软;膜较于肉,膜为稍劲;筋则分缕,半附骨肉;膜则周遍附着骨肉,与筋有分。其状如此。炼筋则易,炼膜则难。

盖操练之功,以气为主。天地生物,气之所至,百骸生长;修炼气至,筋膜齐坚。然而,筋体虚,运气至,则起膜;体沉浊,气不倍,不能起发。炼至筋起之后,必宜倍加功夫力,务使周身膜皆腾起,与筋齐坚,外着于皮,并坚其内,始为气充,始为了当。否则,筋无助,譬犹植物无培于土,非日全功。

二、内壮论

内与外对,壮与衰对。壮焉可歆也,外可略也。内壮言道,外壮言勇。道植圣基,勇仅俗务,隔霄壤矣。

凡炼壮,其则有三。

一曰:守中。

此道炼法专于积气,下手之妙要于揉。其法详后。

凡揉之时,解襟仰卧,手掌着皮,其一掌,下胸腹之间,即日中。唯此“中”,乃存气之地,应须守之。须含眼光、凝耳韵、匀鼻息、缄舌气,四肢不动,一意冥心,存想中处,先后存忘,渐渐至于如如不动,是名日守。斯日合势。

盖揉在于是,守在于是;则一身中精气与神,俱注于是,久久积之,是成功效。设或杂念纷纷,驰想世务,神气遂不凝注,虚所揉矣,无有是处。

二曰:万勿它及。

人身之中,情、神、血不能自主,悉从乎意,意行则行,意止则止。守中之时,一意掌下,是为合势。

设或驰念一掌之外,又或驰念于各肢体,其所积精气与神,随散之于肢体,即或外壮,而非内壮矣。揉而不积,虚所揉矣,无有是处。

三曰:待其充周。

凡揉与守,所以积气,气既积矣,精神、气血,悉附之守。守之不驰,揉之且久,唯中蕴,而不旁溢。真积力久,自然充满周遍。即孟子所云:“至大至刚,塞乎天地之间者,自然为浩然之气也。”

设若未及充周,驰意外走,散于四肢,则内壮不坚,外勇亦不全矣,两无是处。

三、揉法

谚语有云:“筋骨磨砺而后能壮。”唯此揉法,磨砺之义也。其则有三。

一曰:春月起功​‍‌‍​‍‌‍‌‍​‍​‍‌‍​‍‌‍​‍​‍‌‍​‍‌​‍​‍​‍‌‍​‍​‍​‍‌‍‌‍‌‍‌‍​‍‌‍​‍​​‍​‍​‍​‍​‍​‍​‍‌‍​‍‌‍​‍‌‍‌‍‌‍​。

盖此法大约三段,每段一百日。初行时,必须解襟;次段功夫,必须见身。宜取二月中旬,下功为始,以后渐暖,乃为通便。

二曰:揉有定势。

人之一身,右气、左血。凡揉之法,宜自右边推向左边。是盖气入于血分,令其通融;又取胃居于右,揉令胃宽,能多纳气;又取揉者右掌有力、便于、不劳。

三曰:揉宜轻浅。

凡揉之法,虽日人功,功宜法天义。天地生物,渐次不骤,气至自生,候至自成。揉者法之,但取推荡,徐徐往来,勿轻勿重,久久自得,是为合势。

设令太重,必伤皮肤,则生斑痱;深则伤于肌肉筋膜,则生肿热,两无是处。

设有下功急迫,而不遇春夏,择深邃之居,温暖之处;或设炉火,使暖气遍满室中,亦可为之矣。

四、日月精华

太阳之精,太阴之华,二气交融畅,是生万物:古人知之,而善咽之。其法秘密,世人莫传也。况无坚志,且无恒心,是虚负居诸也。

凡行内炼者,自初功起,至于成功,以至终身,无论忙闲,勿论时候,而此采精炼华之功,不可间断。其所以采咽者,盖取阴阳精华,益我神气,瘀滞渐消,清灵自长,万病不生,良有大益。

采咽之法:

日取于朔,谓与月初交,其气新也。月取于望,谓金生盈满,其气旺也。

设朔望日,值有阴雨,或值不暇,则取初二、初三、十六、十七。若过此六日,虚而不可取也。

取日于朔,宜初出时,登高默对,调匀鼻息,细吸光华,令满一口,闭息凝神,细细咽下,以意送之,至于宫中,是为一咽。如此七咽,静存片时,然后起行,径从应酬。

望取月华,亦如此法,于成亥时,采吞七咽,此乃天地自然之利。

唯有恒者,为能享用之,亦唯笃信者,乃能自取用之。

五、内壮服药法

炼壮之法,外资于揉,内资于药。行功之始,先服一丸,约药入胃将化完时,即行功夫。

揉与药力,两相凑迎,乃为得法。过与不及,皆无益也。每功一日,服药一丸,照此为常。

1.内壮丸药方

一方:

野蒺藜,去刺炒;白茯苓,去皮;白芍药,火煨;大熟地,酒洗;辰朱砂,水飞;全当归,酒洗;干白术,土炒;真人参,去节;粉甘草,蜜水炙;大川芎,炙炒。共为末,炼蜜为丸,药重一钱,或汤或酒送下,每服一丸。

又方用:

女贞子,拣净;建莲肉,去心;牡蛎,水洗白,色煨;山药。各等分,为末,面糊丸,如同桐子大,每服二钱,白汤送下。

一云,多方品合,其力不专,另立一方:

只取野蒺藜一斤,炒去刺,细末蜜丸,每服一钱或二钱。

一方用:

白茯苓一味,去皮为末,每服一钱,蜜水调下:或炼蜜为丸;或以茯苓块浸于蜜中,久浸愈佳。

一方用:

朱砂水飞,每服三分,蜜水调下。此方次之,不可久服。

2.荡法药水方

行功之时,先宜频荡洗法:用地骨皮、食盐煎水,乘热荡洗,则气血融和,肌肤舒畅。

盖所盐能补坚,功力易入;凉能散火,不致聚热。

或一日一洗,或二日一洗,以此为常,功成乃已。

六、初月行功法

初揉之时,择少年童子数人,更番揉之。一取力小,揉推不重;一取少年血气壮盛。

未揉之先,服药一丸,药将化时,即行揉法,与药力一齐运行,乃得其妙。

揉时解襟仰卧,心下脐上,适当其中,按以一掌,自右向左,推而揉之。徐徐往来,匀匀勿乱,掌勿离皮,亦勿游动,是为合法。

当揉之时,冥心内观,守中存想,勿忘勿逐,意不它驰,则神悉皆附注一掌之下,是为真正火候。若守中纯熟,推揉匀静,正揉之际,意不它往,竞能熟睡,更为得法,胜于醒守也。

如此行特约略一时为不能定,以大香二炷为则,早、午与晚,共行三次,日以为常​‍‌‍​‍‌‍‌‍​‍​‍‌‍​‍‌‍​‍​‍‌‍​‍‌​‍​‍​‍‌‍​‍​‍​‍‌‍‌‍‌‍‌‍​‍‌‍​‍​​‍​‍​‍​‍​‍​‍​‍‌‍​‍‌‍​‍‌‍‌‍‌‍​。如少年火盛,只宜早晚二次,恐其火聚,或致它虞。

行功既毕,静睡片时,清醒而起,不妨应酬可也。

七、二月行功法

初功一月,气已凝聚,胃觉宽大,其腹两旁,筋皆腾起,各宽寸余,用力努之,硬如木片,是有验也。

两胁之间,自心至脐,软而有陷,此则是膜较深于筋,掌揉不到,不能腾也。至于此时,于前揉处一掌之旁,各开一掌,仍为前法,徐徐揉之。其中软处,用木杵深深捣之,久则膜皆腾起,浮至于皮,与筋齐坚,至全无软陷,始为全功。

此揉、捣之功,亦准二香,日行三次,以为常则,余仍应酬。

八、三月行功法

功满两月,其间陷处,至此略起,乃用木槌,轻轻打之。两旁所揉各宽一掌处,都用木槌,如法捣之。

又,于其两旁,至两肋梢,各开一掌,如法揉之。亦准二香,日行三次。

九、四月行功法

功满三月,其中三掌,皆用木槌打之;其外二掌,先捣后打。日行三次,俱准二香。

功逾百日,则气满筋坚,膜亦腾起,是为有验。

十、行功轻重法

初行功时,以轻为主。尤宜童子,其力平也。

一月之后,其气渐坚,须用有力者,渐渐加重,乃是合宜。切勿太重,或致动火:切勿游移,或致伤皮。慎之!慎之!

十一、行功浅深法

初行功用揉,取其浅也。此渐加力,是因气坚,而增其重,仍是浅也。次功用捣,取其深也。再次用之打,打外属浅,捣内属深。内外皆坚,方有得。

十二、两肘肋分内外功夫

功逾百日,气已盈满,天地之间,充塞周遍,譬之涧水拍岸浮堤,稍加决导,则奔放之地,无处不到,不复在涧矣。当此时,切勿用意引入四肢,所揉之外,勿轻用槌杵捣打。略有引导,则入四肢,即成外勇,不复归来,不成内壮矣。

入内之法:

乃用石袋,自从心口至两肋梢,骨肉之间,密密捣之,兼用揉法,并用打法。如是久之,则其所积充周之气,循循入骨,入骨有路,则不旁溢,始成内壮也。

内外两歧,于此分界,极宜审辨,不令中间稍有夹杂。若轻用引弓弩、拳敲打等势,一并其路,即趋于外,纵加多功,亦不入内矣。慎之!慎之!

十三、木槌木杵势

木槌、木杵,皆用坚木为之,其最降香;其文楠、紫檀、花梨、白檀、铁梨,皆堪制用。

杵长六寸,中径寸半,顶圆而微尖,即为合势。槌长一尺,圆围四寸,把细、顶粗。其粗之中处,略高少许,取其高处着肉,而其两头稍有间空,是为合势。

十四、石袋势

木槌、木杵,用于肉处:骨缝之间,悉宜石袋。

石取圆洁,令无棱角,大如葡萄,小如榴子。生于水中者佳。山中者燥,燥能动火:土中者郁气不宣畅,皆不宜选。棱角尖硬,虑伤筋骨,皆不取也。

袋用细布缝作圆筒,如木杵形,圆其头,长约八寸,其次六寸,再其次五寸;石用八两,其大一斤,其最大者二十两。分置袋中以指扣之,挨此扑打。久久骨缝之膜,皆坚壮也。

十五、五至八月行功法

功逾百日,心下两旁至肋之梢,已用石袋打,而且揉矣。此处乃骨缝之交,内壮、外壮于此分界。

即于此时,不向外引,则其积气,向骨缝中行矣。气循打处,逐路而行,则自心口,打至于颈:又自肋梢,打至于肩。周而复始,不可倒行。

日行三次,其则六香,勿得间断。如是百日,则气充满前怀,任脉充满矣。

十六、九至十二月行功法

功至二百日,前怀气满,任脉充盛,宜运入脊后,以充督脉​‍‌‍​‍‌‍‌‍​‍​‍‌‍​‍‌‍​‍​‍‌‍​‍‌​‍​‍​‍‌‍​‍​‍​‍‌‍‌‍‌‍‌‍​‍‌‍​‍​​‍​‍​‍​‍​‍​‍​‍‌‍​‍‌‍​‍‌‍‌‍‌‍​。

从前之气,已上肩颈。今自肩颈,照前打法,兼用揉法,上行至枕,中至夹背,下至尾间,处处打之。周而复始,不可倒行。

脊旁软处,以掌揉之;或用槌杵,随便捣打。

日准六香,共行三次。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揉打周遍,用手遍搓。

如此百日,气满齐,后能无病,督脉充满。

凡打一次,用手遍搓,令其均润,无滞无碍。

十七、配合阴阳说

天地一大阴阳也,相交而后万物生;人身一小阴阳也,阴阳自交而后能无百病,此亦阴阳互用之妙。内则气血交融,自然无病,无病则壮,其理分明。然功夫亦借阴阳交互之义,以外助盗天地万物之天机也。

凡行此功,始先却病。凡人之身,阳衰多患痿弱、虚惫等症,宜用童女或少妇三进气以助之;一云宜童女或少妇依法揉之,盖女子外阴而内阳,借取其阳,以助其衰,是为至理。

若阳盛阴衰者,多患火症,宜用童子三进气以消之;一云宜童子或少妇揉之,盖男子外阳而内阴,借其阴以制其盛,亦是元机,至于无病。

人行此功者,则从其便,若用童男童女相间行功,令阴阳和畅,更属妙理。

十八、百日禁忌

此功以积气为主,而精神随之。勿多近内。初百日内,全宜禁之!

百日功毕,然后可进内。以后慎加保护,作壮之本,万勿浪用,珍之珍之!

若功成气坚,收放在我,顺施则人,逆施则神,非凡宝可论价值也。

十九、内壮神勇

壮有内、外,前惟言其分量,尚未究竟,此再明之。

自胁肋揉打之功,气入骨分,至令任督二脉气充遍满,前后交接矣。尚未见力,何以言勇7盖以气未到手也。

法用石袋,照前打之,先从右肩前打,依次打至右手中指之背,又从肩前打至大指、食指之背,又从肩后打至无名指、小指之背,又从肩里打至掌内大指、食指之梢,又从肩外打至掌内中指、无名指、小指之梢。

打毕,用手处处搓揉,令其匀和。日限六香,分行三次,时常荡洗,以疏气血。功满百日,其气始透,乃行左手,仍准前法,功亦百日。

至此,则骨中生出神力。久久加功,其臂、腕、指、掌迥异寻常,以意努之,硬如铁石。并其指,可贯牛腹;侧其掌,可断牛头;擎其拳,可碎虎脑。

二十、炼手余功

炼手之际,用功之后,常以药水频频荡洗。初温后热,最后大热;自掌至腕,皆令周遍。

荡毕勿拭,即乘热摆撒其掌,以至自干。摆撒之际,以意努气,至于指梢,是生力法。

又以黑、绿二豆,拌置斗中,以手插豆,不计遍数。一取荡洗,和其血气;一取二豆,能解火毒;一取磨砺,坚其筋骨,厚其皮肤。如此功久,则从前所积之气,行至于手,而力充矣。其皮内筋膜与骨相着,而不软动,混元一体;如不用之时,与常人无异,用时任意一努,则坚如铁石,以之击挞,则人不能当。盖此力自骨中生出,与世俗所云外壮,迥不相同。

内外之分,看筋可辨:内壮者,其筋畅,其皮细腻,而力极重;若外壮者,其粗老,其掌与腕处之筋,悉皆蟠结,状如蚯蚓,浮于皮外,而其力虽多,惜无基矣。此内外之辨也。

二十一、外壮神勇八段锦

内壮既熟,骨力坚凝,然后可引达于外。盖以其根在于内,由内达外之功,概以八法:日提、日举、日推、日拉、日揪、日按、日抓、日拧。

依此八法,努气行之,各行一遍,周而复始,不计遍数。亦准六香,日行三次。久久成功,则力充于周身矣。

用时,照法取力,无不响应,骇人听闻!古所谓手托城闸,力抗举鼎,手格猛虎,拽舟于陆,挟舟而走,植氅于风,窃舟于壑,俱非异事。

其八法,皆逐字单行,以次相及,更为专精,任从其便。

二十二、神勇余功

内外两全,益称神勇。其功毕矣,以后常宜演练,勿轻放逸。

一择园林诸树之中,大且茂者,是得其本,取土、木相旺之意,与众殊也​‍‌‍​‍‌‍‌‍​‍​‍‌‍​‍‌‍​‍​‍‌‍​‍‌​‍​‍​‍‌‍​‍​‍​‍‌‍‌‍‌‍‌‍​‍‌‍​‍​​‍​‍​‍​‍​‍​‍​‍‌‍​‍‌‍​‍‌‍‌‍‌‍​。暇时,即便至树所,任意行功,或捶,或托,或推,或拉、踢、拨,诸般技艺,任意为之。盖取其精气,又取努以生力,又取不假人功也。

一择山野挺立大石,秀润完好,殊于众者。时就其旁,亦行推、按种种字法,时常演之。盖木石实为天地之精英,金石之美润,实禀山川之灵秀,我能取之,是为有用。稽古大舜,与木石居,非漫然也。

此法不炼不成,一炼有成,小炼小成,大炼大成,久炼久成,永无退功。敝人世利益,孰能及此,或问行功之要,日勇、智、仁,又日信、专、恒而已矣。

叹世人之学易筋经者,多如牛毛:成者,稀如麟角,非事之难成,或作或辍,或中道而止,或得而复失,或优游不断,职此故也。

闻,嘉庆年间,内府教师楮公,年近古稀,貌若少年,身如铁石,臂力千斤,驾五马之大车,一手握其轸,则车不能前;略后,则牲口倒退;或前推,则一驹扑倒;或举辕,则两轮离地。面不红,气不喘,嘻笑自若,是易筋之功也。

又,闽东俞文海,亦善此法,角艺擅气,爽如奔马,大刀、大石几石,强功舞举,博弈如戏,亦此之力。

凡行此功者,勇冠古今,身享遐龄,效验若此。

文章内容转载于互联网,原文作者:甘凤池     文章版权归属于原文作者。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武术气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7g.com/fctws/20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